忻州宣传网

文章
  • 文章
搜索

举旗帜、聚民心、育新人、兴文化、展形象

中心组注册后当天即可通过   最新:7月10日新过1账号

首页 >> 宣传工作 >>国防教育 >> “疫”线女军医防护服上写下思念
详细内容

“疫”线女军医防护服上写下思念

“俏米,爱你呦!”

“俏米妈妈最漂亮!”

这是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张睿进“红区”前,在防护服上写给女儿的话。俏米,是她的女儿,刚满四岁。

女儿常跟自己幼儿园的同学介绍:“我妈妈是解放军,我妈妈是医生。”可是,妈妈张睿奔赴武汉“疫”线已经一个多月了,俏米已经很久不能拥抱一下自己的妈妈了,只能靠电话、视频通话。

俏米看到妈妈穿成“大白”的造型,总是问姥姥:“妈妈为什么穿成这样啊,我都认不出来了!”姥姥就会说:“妈妈去前线打仗了,这样才能保护自己,早点打败病毒啊!”“那等妈妈回来,我给她戴大红花!”俏米说。听到这些,张睿的眼泪哗哗地流下来……

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张睿在防护服上写下给孩子的话。

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张睿在防护服上写下给孩子的话。

张睿说:“俏米能叫出我的名字,背出我的电话号码,但我不确定她是否认识我的名字。”于是,张睿决定不再在防护服上写自己的名字,而是请同事为她写上上述文字。

她把照片发给俏米姥姥的时候,最心爱的女儿,能第一眼认出妈妈。“我在心里跟女儿对话:你认得自己的名字,认得妈妈两个字,希望你也能读出妈妈那一颗热滚滚的思念着你、爱着你的心。”她告诉记者。

俏米经常和张睿说:“妈妈最漂亮!”张睿不在家的时候,俏米晚上就会跟自己说:“我可以自己睡,不要妈妈陪。”小小的年纪,懂事得让人心疼。

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张睿。

张睿为自己加油。

其实,俏米一直都觉得迷彩服和手枪是妈妈的标配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自豪。在她的心里,妈妈严格,妈妈经常不在家。有时去了一个带大菠萝回来的国家--那是张睿去老挝演训;有时去酸奶像豆腐一样的地方--那是张睿参加青海果洛包虫病攻坚;有时带回一个像生日蛋糕一样大的硬面馍馍--那是参加西宁联保中心优秀四会教员比武……